杂食
时常掉线
圈地自萌
堆图用,偶尔摸个儿子
叔控
小胡子控

The Best Day

感谢太太给写的文!!!!写的特别好!😘

Salvagia:

#麦藏#


-实在是太喜欢@壳³ 太太画的麦藏所以写了篇小短文,给太太表白一万次❤️


-清闲的早晨。






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早晨了。


他在半藏的怀中醒来。对方有着龙纹的胳膊环绕着自己的脖子,手指停在他的后颈上,指尖让他的皮肤有点痒——半藏总是对自己脑后的碎发有着奇怪的迷恋。


对方温暖而均匀的呼吸吹在自己脸上。他看着他闭上的狭长双眼,眼角还有昨晚留下的泪痕。他有点想伸手替半藏擦去,又怕弄醒了他。


半藏在他身边平稳地呼吸着。他饱满的胸脯正上下起伏着,上面散落着一些红色的吻痕。杰西原本揽着他腰臀的手几乎本能地向上移去,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滑到脸颊上,拇指轻触他的鼻钉,又向下滑去,抚摸着他的脸颊。他不小心碰到了对方脸上的伤口胶布,后者皱着眉头嘟囔了几声,揽着他脖颈的双臂收紧了些,鼻尖蹭着杰西的颈窝。他带着歉意轻轻抚摸对方光滑赤裸的脊背,轻吻他的额头安抚着。半藏在前天的一次任务里受了点小伤。


过了一会儿,他的神龙醒了。他皱了皱眉,适应着室内不算太明亮的光线,然后鼻音浓重地哼了一声,低头埋进杰西的胸膛里。


“早安甜心,”他把鼻子埋进半藏的发丝中,使劲地嗅闻了几下——半藏总是说他这样像条小狗,“睡得好吗?”


半藏在他怀中动了动。杰西把它看作点头同意。他的一只手轻轻揉捏着半藏露在外面的一侧耳垂,指尖不时带过上面的耳环。他怀中的人挣扎了几下,落在他后颈的手有些无力地挠了挠他的碎发,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


“早安,杰西。”半藏含混不清地说道。


他低下头,半藏自然地仰起脖子,他们交换了一个早安吻。半藏含住他的下唇,任由自己的上唇被杰西叼着轻轻吸吮,又贴近了他几分。过了几秒后他们分开,杰西对半藏温柔地笑着。


“想起床吗?还是想再睡一会儿?”他用满是胡茬的下巴蹭了蹭半藏的额头,又吻了吻他。


“……我有点饿。”半藏嘟囔着。


“想吃什么?”


“培根煎蛋。”半藏闷闷的声音从他的胸口传来。


他刚想说好,对方却接上了下一句话。


“——冰箱里好像没有鸡蛋了。”


“那就去基地的食堂看看?我敢打赌安吉拉的煎蛋——”


“——我想吃你做的。”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不确定半藏有没有察觉到。他揉了揉半藏的后腰,示意他可以起身了,对方却猛地倒吸一口气,朝他的后颈锤了一拳。


“抱歉宝贝,”他连忙低头顺着他的头发安抚道,“昨晚不该那么用力的。”


对方哼了一声,匆匆吻了一下他的脖子,然后撑着他的胸膛不算太费力地爬了起来。


他的心跳也许有些过快了。




“你最好写张购物清单,我担心东西买不全。”半藏一边套上T恤一边说道。


“没问题的甜心,我的脑子还好使。”他穿着衬衫回答道。


半藏看着他抬了抬眉毛。他知道他喜欢这件红色衬衫。不过他更喜欢半藏身上画着云纹的蓝色衣料。这与他的弓道服有点相似,但这件看起来又更加闲适一些。


“那你可不要记错了。”半藏背起包走向门口。源氏的挂件在包后晃荡着。源氏送给他这件礼物的时候,杰西没有预料到半藏会欣然把它挂在如此显眼的位置上。也许弓手看上去没有他的外表那么严肃。


“等一下。”他在半藏开门的时候叫住了他。弓手回过头来看着他。


“你的发带没有扎好。”他轻声说道,走上前去替半藏松开发带。他今天有些急——可能是十分想吃早饭,但杰西却不想让任何一个细节出错。他用手指梳理着半藏的黑发,指尖不时碰到他耳边光裸的头皮。他觉得对方在他的触碰下轻轻颤抖,于是笑了笑,重新给他扎好了辫子。


“谢谢你,杰西。”半藏轻声说道。


“我很荣幸,亲爱的。”他拿起发带,在尾端印下一吻。




他们先去了一个水果摊,因为半藏说他想喝鲜榨的橙汁。杰西一边思索着榨汁机的位置一边挑了几个橙子。


然后他们去了咖啡厅。半藏点了印度茶拿铁,麦克雷要了热可可——“对于秋天的早晨再完美不过了。”他解释道。等待饮料的时候杰西用店员的马克笔在装着橙子的纸袋上画了两个黑色的有鼻子有眼的圆团。半藏隐隐觉得这又是韩国小姑娘给麦克雷介绍的什么奇怪的东西。他让杰西去拿吸管,自己却也在纸袋上画了一个。


他们的最后一站是超市。他们买了面包——半藏说要为明天的远足做准备。他们买了特惠装的薯片——“难得遇到这样的机会,亲爱的。”他们买了金枪鱼罐头——半藏说他最近想吃沙拉。他们买了芥末——杰西说他突然有点怀念这个味道。他们买了清洁剂——半藏说浴室要好好打扫一下了。杰西想买一升装的激浪,半藏没有同意。他们还买了避孕套——杰西又挨了半藏一拳。


“我记得润滑剂也快没了,亲爱的。”杰西在结账时悄声说道。


“还不是你用得太快。”半藏也低声嘟囔着。营业员小姐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


“我想以后去银行那边的便利店去买,那里有你喜欢的香型。”


半藏踩了他一脚。杰西发现他的颧骨处有点发红。




他们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半藏提着纸袋,杰西的右手环抱着另一个纸袋。半藏从包里拿出眼镜戴上,核对着小票——他有些轻微的远视,虽然不碍事,但弓手喜欢最清晰的视野。


今早的风有点大。它吹拂着半藏的刘海,后者不时地用手把发丝拢到耳后。迎面而来的阳光给他打上了一层金色的微光。杰西看着他,想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速了。


“我们忘记买鸡蛋了。”半藏却是第一个开口的人。他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右手不由自主地缠上了杰西的金属手指。


“那就和我一起吃薯片吧。”他笑着答道,握紧了半藏的手。


“那还不如去厨房偷一点鸡蛋。”对方把小票折了几折,塞进了纸袋里。


“第一千次,亲爱的,我们是光明正大地借用。”


“可是你从来没还过。”


他不用向左看也知道半藏在微笑。他们牵着手享受着清闲的早晨。


他们向着金色云朵的方向走去。


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早晨了。

  麦藏
转载自:Salvagia
评论
热度(65)
© 四次镜像² | Powered by LOFTER